我成为了全公司的发泄玩具